中华培训师网 > 金融培训 >

培训师·叶檀

讲师性别:

常住城市:上海

授课类型:公开课 | 内训课

擅长领域:资本市场,房地产,金融

行业领域:房地产 | 金融

资历背景

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,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。

知名财经评论家、财经专栏作家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主笔、《解放日报》经济评论员,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。

叶檀资历

比较独立的中国知识分子,又有“经济女侠”之称。

经济领域的市场派,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。从历史到现实,从经济到政治,期间并无轩轾,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。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,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。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,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。

在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南方人物周刊》、《财经国家周刊》、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开辟财评论专栏。

获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08年度青年领袖、中国证券市场20年回顾与展望论坛20年最具影响力财经传媒人奖等奖项。

主要从事资本市场、房地产市场、金融等领域写作。

现为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首席评论员,评论版主编,《环球财经连线》财经评论员。

著有《拿什么拯救中国经济》、《中国房地产战争》,从资本、金融、政治等各个角度解读房地产行业和中国经济。

叶檀荣誉与成就

曾荣获2008青年领袖荣誉。

2010年12月17日,《南方人物周刊》主办的第六届2010中国魅力人物颁奖盛典在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举行,当选2010中国年度魅力50人传媒类透彻之魅。

风格特色

叶檀评价

叶檀自述:

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,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。偏爱社会转型期的历史,因为这样的时代能使制度性优势与劣势水落石出。思考的结果是历史的转型植根于经济的转折,而经济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政治的折射,为此,在对经济的评判时希望有长时段的历史观作为观照,而这,只不过是诺思、杨小凯等先贤的老路,希望在当下能走出新意。 

从历史到现实,从经济到政治,期间并无轩轾,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。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,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。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,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。

以我手写我心,用事实与逻辑说话,对事不无小补,对己无愧于心,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,与愿足矣。

吴晓波评价叶檀:

有‘北胡南叶’在那里,中国财经评论界的性别力量就平衡了。”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则称,叶檀对中国问题的观察非常细致到位,文笔通俗易懂,自然流畅。对正处于快速转型、变迁的中国社会来说,挑战当然很多。在这种时期,叶檀的多方位视角尤其珍贵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先生评价叶檀:

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复兴与崛起道路上激动人心的变革进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既需要纵观全局的战略思考,也需要贴近现实的密切跟踪与记录。

历史藏于细节之中,在宏大的叙事与细节的结合方面,叶檀以她的勤奋、 敏感和独立思考,作出了富有影响力的探索。也许读者并不一定都赞成她的结论,但是,这些长期跟踪形成的思考成果,有着特有的参考价值。

主讲课程

叶檀撰文《月饼税:税负痛苦来源》

《福布斯》杂志去年和今年两次将中国列于“税负痛苦指数全球第二”的位置,引起税务部门与某些财税专家的激烈反驳。去年有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撰文驳斥,今年有数位专家学者指责《福布斯》。

就算《福布斯》计算中国税负痛苦指数方法有误,却在国内一再获得追捧,原因何在?我国税负不高但民众却对税负痛苦指数感同身受,原因何在?

一,我国税收不高,边际税率极高,税外有费重重叠叠,并且实际税收增长快。

从税收占GDP比例看,中国税负不高。2008年,财政部副部长王军表示,“根据相关部门的计算,我国2006年的宏观税负为18%,比发达国家低约12个百分点”,“从税收占GDP的比重来看,我国的宏观税负并不高”。但加上零零总总的费用,我国的税费负担高达30%左右,环顾全球,处于较高的水准。

由于信用低、征收成本高,我国实行的是宽税基、高税率的征税办法,税收种类繁多,边际税率较高,一不小心,就会陷人以罪,所有的民营中小企业家面对查税全都战战兢兢,就是这个道理:不逃税,活不下去;逃税,就是犯罪。

我国的法定税率水平相比发达国家相应税种的税率水平不低。我国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为45%,而英国是40%,日本是37%,美国是35%,俄罗斯则实行13%的比例税率。而且除主体税种以外,我国还有消费税和其他地方税等,使税收负担的名义水平较高。

另一组数据显示,我国的税收增长远远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。2007年我国累计完成税收收入49449亿元,增长31.4%;2008年全国税收超过5.4万亿元,同比增18.8%;2009年全国税收收入6.31万亿元,增长9.1%;2010年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73202亿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23%;2011年上半年,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50028.43亿元,同比增长29.6%。税收增长速度超过财富增长速度,痛苦感自然而来。

二,税负痛苦还源于税收使用未受监管,无法做到公开、透明、科学。

所谓税收法定原则,即征税需获得人大授权,而税收使用需经审议通过。

从1984年开始,人大逐步授权国务院进行税收规则的制订工作,大部分税收改革、税务条例修改落在国务院层面,税收法定原则的基础有所动摇。另一方面,在税收使用上暧昧不清,最基本的中央部门三公消费数据迟至2011年才发布,发布的大部分是如同天书的框架内容,甚至外交部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公布。

一些人常把高税负的法国拿来对比,不同种类无法比较——发达国家的高税负大多用于完善的公共服务,提供从摇篮到生命终点的一条龙服务,而我国的公共服务水准较低,反而是行政成本较高,并且政府担当了投资者的角色,把税收用于经济项目投资,使得公众对于税收抱抵触态度。

若无税收法定原则,若无透明的公开财政,不管税收高低,纳税人的痛苦将居高不下,一旦税外支出增加,将触发公众强烈的愤怒情绪,因为纳税者与征税者被撕裂成不同的利益群体,纳税者的税收成为征税者的傲慢根基。

三,征税者高高在上,雁过拔毛。

最近一些税务部门试图推出“房产加名税”,征收“月饼税”。所谓加名税,即在婚姻司法解释出台后,夫妻有一方为防止财产分割不清,在房产证上加名的行为;而月饼税,顾名思义,即各公司中秋节所发放的月饼纳入缴税范围。

加名税与月饼税,税额不多,税务部门却摩拳擦掌一副不征到底誓不罢休的样子,让人产生雁过拔毛的不良联想,是否有一天家里窗户加在块玻璃,做个狗窝,全都要征税?这不是开玩笑,历史上真实发生过。当拥有征税权的人以傲慢的态度招摇过市,对企业、对个人命运生杀予夺时,税负痛苦度自然直线上升。

赋予某个权力部门以过大的自由裁量权,用贪婪之胃紧盯所有财富,是税收大忌。在我国税收改革的关键时期,税收该征的征,该减的必须减,以公平的合乎程序的做法,示天下以公义。

当月饼税等可笑的税种源源出台时,人们当然以为,所有的税种都与月饼税沾亲带故,此时,被征者不仅会痛苦,还会抵触与大声嘲笑。

服务客户

叶檀职业经历

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,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,迄今为止已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中国经济时报》、《上海证券报》、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新京报》、《中国企业家》、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,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,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。现为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首席评论员,评论版主编。

推荐讲师

企业培训师王思齐

王思齐

擅长领域:客户服务,礼仪素养,营销销..

王思齐著名企业培训讲师 ,国家高级礼仪培训讲师,王思齐老师是多家大学特约培训讲师,资..

热门讲师

热门城市讲师